最新公告:     语文人,我们一路同行......  [志弘教研网  2010年11月26日]        
       
站内搜索
文章 下载 图片 论坛
最新动态 教学设计 专题研讨 教育随笔 反思总结 复习备考 资料下载 在线交流
您现在的位置: 语文人 >> 语文人 >> 教育随笔 >> 正文
    ★★★
王开东:大棒为什么向老师头上砸来
作者:王开东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5-12 9:06:16

      最近上海春游中一起事件,酿成公众事件,引发轩然大波,网上持续发酵,民意汹涌,来势汹汹……

   于是,该事件直接上头条,上央视,上BBC,上海市金山教委行动果决,迅速查明事件真相,出重拳治理,责令学校做出处理,向社会做出交待,并要求其他学校立马整改,总算把“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又一次落到了实处。

    稍有人心者,一定以为,八成春游又死人了,而且死得很惨。

我也是,但回头一想,不对啊,就算死了几个人,也不可能上头条啊。汪峰大叔歌唱得那么好,又娶了个漂亮老婆,上一次头条都那么难呢。

    鲁迅先生早就说过:“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死几个人不大可能上头的啊。

  于是,作为小老师的我,以为大祸来临,战战兢兢的打开网一看。

   尼玛,原来是——小学生为女教师撑伞!

   网上几乎一边倒的谴责女教师,说女教师像恶霸地主,戴着墨镜,霸气侧漏;也有人责骂小男生讨好卖乖,一副小奴才的样子。甚至不少老师也加上讨伐的大军,像倪萍阿姨一样慈祥地说:“如果是我,我才舍不得让孩子为我撑伞,老师应该爱孩子啊。”

   这些都不说了,乌合之众的最大特点就是高举道德大旗,从众,暗示自己,融入集体中获得安全,进而获得血脉贲张的正义力量。而谴责一个老师自然是最安全的,谴责一个女教师就更安全。因为你把一个男的“别”急了,还有可能赢得一场暴打。南昌女司机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

   在这起事件中(这能唱得上事件吗),有几个问题我们需要辨析。

   第一,学生给老师撑伞是否是自愿。如果不是自愿,性质比较严重,这个不讨论。

   第二,学生给老师撑伞是否不当?比如一个高中男生为老师撑伞,不管那个老师是男的,还是女的;是老的,还是少的,我们非但觉得没有问题,而且觉得很和谐。

因此,问题出在撑伞的是一个小学生。

   第三,小学生给老师撑伞是否不当。我们不妨再设想,这个小学生如果给一个老教师撑伞会怎么样。我想,网民一定会给这个孩子点赞,同时也不大可能谴责这个老教师。中国人毕竟还有尊老的传统。

   那么,问题又转化为一个小学生为一个年轻的老师撑伞。

   在网民的眼里,这就显得有点难看,尤其是这个年轻老师还显得悠闲自在。

  不妨再假设,如果这个教师是一个年轻的男教师,只要他不是手提肩背,孩子不大可能为他撑伞,这种情况我们不讨论。那么,剩下来的,就是目前被我们口诛笔伐的这个年轻的女教师。

   但问题就在于这是一个女教师,我们还忘记了,这个撑伞的是一个小男生。小男生为年轻女教师撑伞,如果是自愿的,这种对年轻女教师的爱护,恰恰是孩子阳刚和绅士的表现。

   不妨设想,如果是你的孩子,你愿意自己的孩子这样做还是不愿意?换句话来说,你是希望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更加绅士一点?

   要知道,一个不懂得不愿意感恩老师的人,也不大可能懂得感恩父母。一个不懂得体贴女教师的小男孩,估计也不大会懂得体贴自己的母亲。

   当小男生提出为老师撑伞,或者直接就为老师撑伞,这个时候,女教师可以拒绝这个孩子撑伞,也可以接受这个孩子撑伞。我想问,那一种方式教育意义更大?

   在我看来,恐怕还是后者。

   那么,在接受小男孩撑伞的过程中,女老师是局促不安还是轻松享受,哪一种姿态更让小男孩具有成就感?我想,可能还是后者。

   作为父母,有时候我们的孩子给我们捶捶背,我们也总是假装无限的陶醉,给孩子帮助人的成就感和幸福感。让孩子懂得——给永远比拿更愉快。

   第四,小男生给比自己身高的老师撑伞,不能承受之重。

   我想说的是,只要没有损害孩子的身心健康,孩子自愿吃点苦,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让孩子知道,一个选择的背后,就意味着某一种承担。

   其实,我真正关注的不是孩子为老师撑伞,而是关注为什么这个普通的小事,何以会成为舆论的焦点?在这个事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我的看法也是三点。

   第一,整个社会对老师的苛求。毋庸讳言,社会给了老师很多伟大的称呼,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人,辛勤的园丁,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但这样抬举老师,有意无意地把教师祭上圣坛,让教师做春蚕,做蜡烛,让教师“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

   作为教师,这我们也认了,但问题是,就算春蚕死了,蜡烛灭了,人民也永远不会满意的。“癞俐头的儿子自己的好”,每个人民都认为自己的孩子是天才,但天才往往是稀缺的,而且还需要土壤。教师工作无论怎样尽职尽责,还是不大可能得到家长的一致认同。就算教师吃的草,吐出的是牛奶。但同样的牛奶,也不能保证每个孩子都能长得一样高。退一万步,就算你保证他们长一样高,结一样果,家长还是不满意。他需要独占鳌头,先走一步;需要抢占制高点,光耀门楣,做人中龙凤。

   就算你这个班级是宇宙第一,但是一半人的分数在平均分之下。家长是绝不会满意自己的孩子在平均分之下的;但教育部门的要求又是让每一个孩子都成才,让每一个家长都满意。

   这,何其难也!

   应试教育对孩子的戕害,已经成了社会共识。但共识是共识,应试起来谁也不含糊,尤其是家长。人人痛骂应试教育,个个推动应试教育,一方面埋怨教师助纣为虐,一方面又裹挟着老师加班加点,简直成了中国家长的一大特色。

   于是,教师成了整个教育体制的替罪羊,人人都想宰一刀。所以每当教师行业稍有风吹草动,哪怕一把小伞撑起来,都会引起整个社会的集体亢奋,大棒向老师挥舞,大刀向老师砍去。

   我们忘记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老师也是人,谁也不是神,教师工作尽管有其特殊性,但也只是一项工作。

   无数的教师,我的同行,只有生存没有生活,而且天天挣扎在沉重的压力之下。何尝有过一个自由人的尊严?

   歌德最后一课中的韩麦尔先生,几乎就是我们心目中的表率。

   但在《最后一课》中,韩麦尔先生说道:

   “你们的爹妈对你们的学习不够关心。他们为了多赚一点钱,宁可叫你们丢下书本到地里,到纱厂里去干活儿。我呢,我难道没有应该责备自己的地方吗?我不是常常让你们丢下功课替我浇花吗?我去钓鱼的时候,不是干脆就放你们一天假吗?……”

   这可比孩子打伞严重多了,要知道小弗朗士也是一个孩子!

   第二,成人思维对儿童的绑架。小王子说:“大人自己什么都不懂,总是要小孩来给他们解释,这让我觉得很累。”

大人懂什么呢?大人空虚、盲目,愚妄,死板,教条,而且圆滑世故,精明老练,不能吃半点亏。

   最要命的是,大人还喜欢指手画脚,用成人世界的规则来解释儿童。

   大人以为孩子吃亏了,是因为他们总是精于计算。大人认为孩子是在拍马屁,实质上是他们自己常常这样拍马屁。大人认为孩子太累了,是他们剥夺了孩子的劳动权……

   大人没有意识到,在孩子心目中,这是他作为小小男子汉对老师的一种亲密保护。老师允许他保护,享受他的保护,会让这个孩子有长大成人的感觉,也有助于这个男孩责任感的培养。

孩子撑伞姿势的确笨拙,但也恰恰是孩子的可爱。尽管累,但孩子愿意。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大人不是小孩,自然也不知道孩子的快乐。就像所有的小孩子都喜欢穿大人的大鞋,跌跌撞撞,但孩子却乐此不疲。

   所以然者何?这是孩子所寻求的乐趣,一种模拟大人的乐趣。这有什么关系呢?孩子愿意尝试,大人尽管让他们尝试,没什么大不了。在我眼里,一个不能容忍孩子为老师打伞的社会,比一个强制孩子为老师打伞的世界更加可怕。

   最后一点是父母错误教育观的折射。曾经看到日本的小孩上学,每个孩子都背着大大的书包,父母在旁边空着手,优哉游哉。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日本的孩子父母认为,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选择,自己选择的事情孩子才能学会承担。

孩子只有为家庭付出汗水,才会更加融入家庭。孩子只有在亲身体验大人的辛劳中,才能更身心和谐的成长。

   这让我又想起孙云晓1993年所写的《夏令营的较量》一文。

77名日本孩子和30名中国孩子,在内蒙古举行了一个草原探险夏令营活动。日本领队提出要徒步100公里,但在中国领队的要求下,减为50公里。20公里不到,中国孩子一个个倒下来了,不少孩子为了减轻负重,甚至带的是空包;一路上,中国孩子乱扔垃圾,简直一地鸡毛;遇上草原上的鸟蛋,日本小朋友用小棍子把它小心的围起来,保护好,中国的孩子却故意把蛋踩碎;露营的时候,中国孩子要不就是空包,没有东西可吃,饿得嗷嗷直叫,要不就是不会做饭,袖手旁观,只等着饭来张口……可以说,在这场夏令营的较量中,中国孩子输得底裤朝天,中国孩子的安逸、懒惰、贪婪、自私,让人触目惊心。难怪日本的领队自豪的说,你们的下一代还不是我们的对手。

   如今,20多年过去了,情况非但没有改观,反而越来越糟。

究其原因,中国人舐犊情深,面对独生子女,往往不顾一切的爱护,要穷只能穷自己,再苦不能苦孩子。这种溺爱给独生子女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具体来说,由于剥夺了孩子的劳动权,导致孩子体质弱化。由于满足孩子一切欲望,导致孩子自我奋斗的愿望萎缩。由于以孩子为中心,导致孩子唯我独尊,社会责任感淡漠。

   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小小男子汉,用一颗晶莹的童心,为老师撑起了一把小伞;但又被社会集体绞杀。

不是让老师爱生如子吗?不是要求学生尊敬老师吗?

请问如何尊敬?

   如果学生主动要求为老师撑一次伞都被绞杀,都劳动央视磨刀霍霍的话,教育局责令批评教育,请问尊敬师长的“尊敬”还有意思吗?

   江苏金坛的殷雪梅只是一个普通女老师,但在飞车经过时,挺身而出,把生命的希望留给孩子,自己被汽车撞出20多米,壮烈牺牲。

如果说这是个例,看看克拉玛依友谊馆的那一场大火。看看老师群体的表现,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克市第八小学孟翠芬老师是一位退休返聘白发苍苍的老人,”人们在扑灭大火后发现她时,孟老师的头和背已被烧焦。但是,她的两只臂肘下一边护着一名学生,其中一名学生的心脏还在微弱跳动,他还活着!”

   “第八小学校长张莉和市一中副校长倪振性,都是几次把学生推出火海,自己最后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然而他们的遗体都是张开双臂,还像母鸡护着小鸡一样,在墙边围护着几位死去的学生。”

“市第七中学的周健老师,在大火袭来时,正用力撑着往下落的卷帘门。”他只要向前跨一步,就可以脱离火海,可是他直坚持着站在原地用肩膀撑起铁门,“活着的学生看见他最后三次用一只手往外推出三位学生,最后倒了下去”

   第一小学的大队辅导员李平老师,“戴着眼镜,瘦弱的身影好几次冲进火场救出十几名学生,直到再也无法靠近猛烈的火焰时,这位老师才一下子身体一软靠到墙上,她大喊了一声:‘我的孩子还没出来!’接着就昏倒在地。”

   人们后来发现许多老师的遗体,不是张开双手拉学生,就是扑在学生的身上——

   老师们在危难时刻,都是用血肉之躯掩护孩子!在这次火灾中,那么多的领导无一人罹难,而40多位老师,就有37位老师壮烈牺牲!

   老师,平时可能也有一些缺点,毕竟人无完人,可是,在灾难来临的时候,烈火锻炼出了真金,老师,可以无愧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人!

   老师是人不是神,也有七情六欲。当我们“金猴奋起千钧棒”,棒杀老师和孩子,不允许自己的孩子为老师撑起一把小小的伞。那么,凭什么在危难时让老师用生命保护你们的孩子?

当年范美忠在地震中率先逃生,遭到全民攻击,至今生不如死。其潜台词就是老师应该为保护学生而死;而今天呢,一个老师不过接受了小学生的撑伞,又民意汹汹不依不饶,恨不得置老师于死地。

   呜呼,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是什么世界?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

   那个孩子的小伞,简直就是一个照妖镜,能够照出我们的良知和德行。

文章录入:ywr    责任编辑:ywr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 情 链 接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站长邮箱 | 友情链接 | 网站公告 | 版权申明 |
    版权所有:语文人⊕志弘教研网   联系邮箱:scbzgzh@163.com
    站长:苟志弘 在线QQ:524051715 技术支持:飞 舟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号:蜀ICP备08594612号